晓望

【焉栩嘉】Accompany

第二十一章(终章)  你还有我啊

 

婚礼那天,天气晴朗,粉红色的气球拿在手中,弄得自己也被感染了幸福。沈桦挽着沈父的手臂走上被鲜花点缀的道路,对着彭楚粤略显激动的目光,笑得正甜。互相许诺,交换戒指,整个婚礼在幸福的氛围和大家的祝福声中完结。这是他们二人彼此相伴的一个新的阶段,未来的生活,让人满是美好的憧憬。

之后的宴席上,彭楚粤和沈桦向来宾敬酒,彭惜然在和他们喝过之后,又自己喝了几杯。彭惜然酒量本来就不好,焉栩嘉一个不留神,她就已经晕晕地趴在桌子上了。

 

“然然!”

“嗯~”

“你怎么喝醉了?!你喝了多少啊?!”

“我没醉~嘻嘻,我就是特别开心~”

“还说没醉呢!”

 

彭惜然带着红红的脸颊,枕着手臂,对着焉栩嘉傻呵呵地笑着,看得焉栩嘉又担心又不忍心责怪,他无可奈何地伸出手,眼含宠意地摸了摸彭惜然的头:

 

“你呀~”

 

焉栩嘉连忙和肖战道了别,送彭惜然回家。到达后,焉栩嘉打开车门,彭惜然靠在座位上,抬头看向焉栩嘉,她微眯着眼,弯着嘴角,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,懵懵傻傻的样子引得焉栩嘉也跟着笑了起来。他弯腰横抱起彭惜然,往家里走去。

整个过程中,彭惜然都非常乖巧,她安静地靠在焉栩嘉的肩上,轻轻的呼吸声让焉栩嘉以为她已经睡着。

进屋后,焉栩嘉将彭惜然轻轻放在床上,盖好被子,用手拨开她的一缕发丝。彭惜然脸上隐去了笑容,她慢慢地将一只手伸出被子,声音因为醉意变得软糯:

 

“嘉嘉~”

“怎么了?”

 

焉栩嘉握住彭惜然的手,他能感到,彭惜然此刻心情有些低落。

 

“你说,我哥结婚了,他是不是,就不要我了。”

 

听着彭惜然孩子气的话,焉栩嘉只想让她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柔软:

 

“傻丫头,哥怎么会不要你呢?你永远都是他最疼爱的妹妹。再说,你还有我啊,我会一直陪着你的。”

 

今后,你的生命里,一直都有我。

 

 

两个本不想干的人,在各自的生活里,耕耘着沿途的点点滴滴,可是命运总是给他们留下不好的回忆。那些曾经受过的苦与伤,与他们的信仰相融,锻造了他们后来的灵魂,又终于,迎来了彼此的幸运。许是经历了太多苦难,时光终于愿意善待他们,像天使一样,温柔得将他们搂在怀中。在他们相遇之后,一切,都变得好了起来。

他们的爱情,没有太多波折。这样也好,就像那晚,焉栩嘉背着彭惜然走在马路旁,柔和的灯光照在他们身上,就这样安安稳稳地走下去,就好。

 


【焉栩嘉】Accompany

第二十章  星空下的吻

 

彭楚粤和沈桦结婚的日子就要到了,他们几人最近都在忙着筹备婚礼的事情。今天晚上,趁着天气凉爽,彭惜然决定休息一下,她和焉栩嘉搬了两把椅子到阳台上,享受初夏的晚凉时光。

 

“今天过得好充实啊,我现在,特别期待我哥他们结婚时的样子。说起来,我哥他们从大学时恋爱,到现在准备结婚,已经有七年了。

你知道吗?其实,我特别感激沈桦姐的出现。从小到大,我哥都特别疼我,我十岁那年,爸妈出事之后,哥哥更是对我扮演了一个‘父亲’的角色。他对我的好,我都知道,但我也很心疼他,每次我都尽量听话,不惹他生气。后来,我认识了沈桦姐,又知道了他们在一起的消息,我当时真得很开心,沈桦姐人很好,有她照顾哥哥,我也能放心了。真心希望他们能够幸福。”

 

焉栩嘉全程没有说话,只是侧着头看着彭惜然,眼中有奇怪的笑意。

 

“你怎么不说话?”

 

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,你面带憧憬的样子,很好看。”

 

“只是有点美中不足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你头上的发饰歪了,这个角度看……嗯,造型很诡异。”

“啊?!歪了吗?”

 

彭惜然马上矫正发饰,可又碍于自己看不见。焉栩嘉在一旁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:

 

“好啦,好啦,我帮你弄。”

 

焉栩嘉起身站到彭惜然面前,弯腰帮她矫正好发饰,蹲下身,认真地看着面前的女孩儿。

 

“你刚才怎么不早说,而且还笑我。”

 

彭惜然带着埋怨的语气,微微努起了嘴,可眼中的笑意只让焉栩嘉觉得更加可爱。

 

“早说的话,不就看不到你手忙脚乱又惊慌失措的样子了嘛。”

“好哇,焉栩嘉,你变坏了!”

 

焉栩嘉没有说话,只是眼中的情意更浓了几分,他双手扶上椅子的扶手,起身向前……

又是初夏,又是这个阳台,又是满天的星点,同他们初遇时相比,同样的人,内心的联系已是另一幅光景。曾经一起看星星的人,可否看见星星背后的预言。时间,包含着太多的情节,记录着你我,许是生来就注定的缘分。

夜空中的星点,依然如约而至,它们悄声密语,散发着安静而美好的光,让星空下的吻,更加的温柔与甜蜜。

 


【焉栩嘉】Accompany

第十九章  那你,还怪我吗?

 

下午的咖啡店里,人们坐在座位上,约着几杯咖啡,几位好友,分享着近期的心情。

焉栩嘉调好咖啡,将袋子递给彭惜然。彭惜然伸手去接,却落了空:

 

“怎么了?”

“想多看你一会儿。”

 

彭惜然一时有些无语,心里却也是甜甜的。一米八多的焉栩嘉,撒起娇来,自带反差萌。

 

“好啦,同事们都等着我呢,我走了啊,乖。”

 

彭惜然摸摸焉栩嘉的耳朵,拿过他手里的带子,转身离开,留焉栩嘉一个人带着略显委屈的小表情,望着她的背影。

郭子凡慢慢移步过来,嫌弃地看着焉栩嘉:

 

“行了,别看了。就你这表情,看得我都起鸡皮疙瘩。”

“你不懂。”

“我是不懂。想不到焉栩嘉谈恋爱后是这个样子的,啧啧啧。”

“有完没完?我看你今天心情不错,是有好事情吗?”

“有啊。今天就是来告诉你,好让你安心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那份文件,已经被我彻底处理好了,你放心吧,以后,再也不会有人因它受到伤害了。”

 

焉栩嘉听完,原本轻松的眼神凝重了几分,继而又覆上了释然的笑意。

 

“在决定把文件交给你的那一刻,我就已经放心了。起初,也是因为我放不下对洪伯的承诺。”

“你要是能轻易放下,也就不是你了。”

 

说完,两个人都笑了。多年的并肩作战,让他们对对方都有了很深的了解,他们的很多举动,其实都不需要解释。

 

咖啡店里的生活,时而闲逸,时而忙碌,焉栩嘉和店员们一起,在他寄托了感情的店里,一天一天地数着时光。

 

“嘉哥,有位客人找你。”

 

焉栩嘉放下手中的工作,顺着新雅的指向望去,一个男人正坐在椅子上,那背影,让焉栩嘉有些说不出的感觉。

焉栩嘉走到男人面前站定,看向男人的瞳孔不时便起了惊异的波澜。

 

“……师兄?!”

 

陈泽希抬头看着焉栩嘉,眼神中透出的感情,有温柔,有歉意,有开心:

 

“栩嘉。”

 

咖啡店里的顾客,有走,有来,焉栩嘉坐在陈泽希对面,低着头,脸上是隐隐的愧疚:

 

“你这几年,过得还好吗?师父,他……”

“我们后来去了凌山,师父,走了。他说,那是他和婷姨约好的地方。”

 

“对不起,我……”

“都那么多年过去了,你也,不要再自责了。其实,我当初,也有不对的地方,我是一时太生气,才对你发了那么大的火。你在哑燕的那些年,也吃了不少的苦。”

 

焉栩嘉抬起头,有些不可思议的问:

 

“你这些年,一直在关注我吗?”

 

陈泽希看着面前的焉栩嘉,看着他褪去曾经的稚气,多了如今的成熟,不知是该欣慰,还是该感叹时光的流转。

 

“对啊,毕竟,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弟弟,虽然你找不到我,我可是能找到你啊。”

 

听到“弟弟”这个词汇,焉栩嘉的心头和鼻尖都感到一股暖意。十多年的相伴成长,让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,凝结了如同亲兄弟般的情谊。

 

“那你,还怪我吗?”

“不怪了,那么多年过去了,这件事情,也淡了。”

“你今后,有什么打算?”

“我这几年,还是在帮人处理事情,只不过,是在各个地方流转,算是旅行。”

“接下来呢?”

“接下来,还是继续我的旅行吧,这次,是来到了你的城市,想来见见你。不过以后,如果我想定居的话,这个城市,倒是个挺不错的选择。”

 

焉栩嘉听了陈泽希的话,脸上终是露出了笑容。八年的时间,两个人都发生了变化,又好像什么都没变。哥哥和弟弟,这份感情在他们心里,就像当初他们一起背过的圆周率一样,永远都不变。


【焉栩嘉】Accompany

第十八章  师父,师兄?

 

这天,焉栩嘉在卧室里拉开抽屉,拿出一个本子。在一旁的彭惜然不经意看见了抽屉里的内容:

 

“那是什么?”

“什么?”

“那个本子下面,它露出了一角。”

 

焉栩嘉拿出那个东西,是一张照片。

 

“这个……是我小时候的照片。”

 

彭惜然感兴趣地拿过照片,坐到床边仔细地欣赏,照片上有一个中年男人和两个小孩儿。

 

“左边这个孩子是你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哇!你小时候好可爱啊!……那……另外两个人是……”

 

彭惜然小心地抬头看向焉栩嘉,她知道焉栩嘉现在是孤儿,可对于他太早以前的生活,她并不了解。

果然,焉栩嘉的神色变得有些哀伤。

 

“是我的师父和师兄。”

“师父,师兄?”

 

焉栩嘉迈动步子,坐到了彭惜然身边。

 

“我,从一开始就是孤儿,是师父从孤儿院领养了我,我师兄也是师父领养的。师父是一个私家侦探,我和师兄从小就开始跟师父学习一些侦察的知识和技能,有时我们还会帮着师父办理案子。当时那样的日子很好,我们师徒三人生活得很开心……后来……”

 

听得认真的彭惜然听焉栩嘉没了声音,抬起头轻轻地问:

 

“后来……怎么了?”

“后来,我闯祸了,连累了师父他们,为了收场,我不得不加入哑燕,而师父和师兄也去了别的城市。”

“那你找过他们吗?”

 

焉栩嘉摇了摇头。

 

“我师兄不让我找,因为他们若想藏的话,我是找不到他们的。到现在,已经快八年了。”

 

焉栩嘉轻轻地说出那个数字,神色里透着忧郁的情绪,心情从过去的记忆里走了一遭,黯了光彩的眼神提醒给外界他内心里的脆弱。彭惜然看着这样的焉栩嘉,心里也是软软的心疼:失去至亲之人的痛,她当然能懂。

彭惜然双手绕过焉栩嘉的腰,靠在他的胸口:

 

“有些分别,是我们无法决定的,纵有太多不舍,最后……也都要慢慢习惯。而且,分别了,不是也还有再相遇的可能吗?分开的人,都要,也都会照顾好自己的生活。

以后,不管发生什么,我都会陪着你。”

 

不想再看到你露出那种表情了。

 

彭惜然微微收紧了手臂。感受到腰部的力量,焉栩嘉低头看着怀中乖巧的小脑袋,心里暖得融化了糖。他伸出手臂,抱住了怀中的“珍宝”:

 

“嗯。”

 

失去的亲爱,就像指缝间流走的沙,总是有太多的无可奈何,又总是怀念着,它在掌中印下的纹路。庆幸的是,在那之后,我们又能遇到贴心的守护。

 


【焉栩嘉】Accompany

第十七章  所以,你们已经在一起了?

 

彭惜然在几秒之后,仍是一种惊讶和懵懵的状态。她没有想到焉栩嘉会突然表白,或者说,她没想到,焉栩嘉真地喜欢她;她不是没被人表白过,只是,此刻对面的人,是焉栩嘉,是她喜欢着的人。她有些怀疑,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

焉栩嘉看着彭惜然“傻傻”的样子,不禁又被她的可爱逗笑。像是触碰到了一个开关,彭惜然的脸颊也随着他的笑容微微变红。

 

“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就对你产生了这种感觉。或许是因为你的善解人意,或许是因为你的温柔,或许是因为你的可爱,又或者,是因为我本就该遇见你,本就该喜欢你。见不到你的时候,我总会不自主地想你,你让我想要去亲近,想要去呵护。我很感激,你不在意我的过去,还在现在陪伴着我。我希望,我们能一直陪伴着彼此。

所以,惜然,你愿意,做我的女朋友吗?”

 

彭惜然此刻的脸,已经较开始增红了好几个色度,她才知道,原来被自己喜欢的人告白是这样的感觉。她又羞又喜,想要转移视线,可眼睛却被焉栩嘉深情的目光牢牢抓住。她终于能够肯定,焉栩嘉也是喜欢她的。

对着焉栩嘉的目光,彭惜然轻轻点了一下头:

 

“嗯。”

“你是同意了吗?!”

“嗯,我同意了。”

 

焉栩嘉脸上,是抑制不住的开心,他忙站起身,将彭惜然拥入怀中,用心感受着他的宝贝。彭惜然的侧脸,贴着焉栩嘉的胸口,隔着衣料,她能听到焉栩嘉的心跳,听到彼此内心的声音:

 

我爱你。

 

安静的公园里,所有事情,都发生得,刚刚好。

 

星期六,彭惜然正在厨房里做着新学的一道菜,做好后,她用筷子夹起一块肉,转向身边的焉栩嘉:

 

“来,张嘴。”

 

焉栩嘉仔细咀嚼着嘴里的食物,彭惜然满眼期待地看着他。

 

“怎么样?”

“嗯,味道很不错。”

“真哒?!”

 

彭惜然紧接着自己尝了一块,小小兴奋地看向焉栩嘉:

 

“嗯~好好吃!”

 

焉栩嘉笑着看着开心的彭惜然,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。通过焉栩嘉手臂的空隙,彭惜然眼睛的余光正好瞥到了厨房的门口。

 

“哥!”

“哥,你回来了。”

 

彭楚粤看着突然转向他的两个人,一时还觉得有些尴尬:

 

糟糕,忘了隐蔽了。

 

“嗯。”

“你们的科研问题解决了吗?”

“解决了,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。你们在干嘛?”

“我在做一道新学的菜。”

 

彭楚粤走过去,尝了一口彭惜然喂的菜。

 

“嗯,不错。”

 

彭楚粤走到冰箱处,准备拿一个橙子。

 

“哎呀,沈桦,肖战我们三个,成天在实验室待着,就剩你们两个人。要我说,你们两个干脆在一起好了。”

 

站在彭楚粤身后彭惜然和焉栩嘉听到这话,相视一笑。彭楚粤转过身来,正好看到这一幕。

 

“你们两个笑什么?”

 

几分钟后,彭楚粤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,看着坐在对面的两人。

 

“所以,你们已经在一起了?”

“嗯(嗯)。”

 

两个人默契地一起做了回答。彭楚粤在消化了这个新消息之后,露出了满意的微笑:

 

“好啊,不瞒你们说,其实我们三个私下里谈论好多次了,觉得你们两个挺般配的。沈桦还说等工作不忙了,就撮合你们俩呢。这回好了,不用我们出手了。”

 

彭惜然和焉栩嘉低眸略微羞涩的一笑,望向彼此的眼神里,满是甜蜜的光华。

 


【焉栩嘉】Accompany

第十六章  我喜欢你

 

晚上,月亮掩在云朵之后,想要窥探窗帘之后的秘密。焉栩嘉缓缓地将一个盒子放在床上,打开盒子,一个姜黄色的文件袋躺在其中,像是一个尘封了多年的古物,承载了太多人的故事,它只静静地躺在那里,接受着人们的瞻仰。

焉栩嘉拿起文件袋,看着它上面细微的纹路,当年洪伯死去时的样子,还历历在目,一片猩红。

 

“洪伯,对不起,我现在,不能继续保管它了。”

 

今天下午的乌龙事件,让焉栩嘉深刻体会到了彭惜然对他的重要性,如果事情真地发生了,他一定会万分的后悔和心痛。与其将文件放在自己这里,还不如交给郭子凡,他那里更加安全。

 

“您放心,子凡是一个可靠的人,我相信他。”

 

焉栩嘉放好文件袋,走到窗前,对着窗外的月光,缓缓举起了手机:

 

“我想通了。”

 

 

第二天下午,彭惜然和焉栩嘉坐在公园里的秋千上,四周绿意盎然,静谧的环境让人心宁,却无法安抚焉栩嘉内心的波动。

从昨天到现在,焉栩嘉感觉,他和彭惜然之间总存在着一种“诡异”的氛围。昨天他向她解释了原因,可单纯因为找不到人而有那么强烈的反应,这原因确实有些牵强。彭惜然应该也能猜到:他一定隐瞒了什么。

 

“惜然。”

“嗯?”

“其实,我昨天……是有其它原因的。”

 

彭惜然见焉栩嘉没了下文,也没说什么,继续看向前方。

 

“你,不想知道为什么吗?”

“你如果不想说,我也不会强求啊。只是,如果事情和我有关的话,我想知道。”

 

时间流动了几秒,焉栩嘉站起身,走到彭惜然面前,又蹲下身子,微仰着头,看着彭惜然。

 

“惜然,之前,在我手里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,很多人都想得到它。昨天,我突然找不到你,我就很担心,担心是他们把你抓走了,想要以此来要挟我,所以,我才会着急成那个样子。不过你放心,我已经把那个东西交给子凡了,以后,我跟那个圈子,一点关系都没有了……对不起,我差点,就给你带来了危险。”

 

焉栩嘉说着,渐渐低下了头。一阵微风吹过,卷地一片叶子,慢慢追着自己的影子飘落;地上,一株小草紧挨着石砖,正努力地保护着自己粉白色的小小的花苞。

彭惜然慢慢抬起手,轻轻抚摸了一下焉栩嘉的头。

 

“傻瓜,你不用说对不起的。昨天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吗?不过是小辉一时马虎,听错了地址而已。而且……那件东西一定很重要吧,不论是谁,你交给他都会不舍的,你因为我,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移交给他人,我……真得很感动。

以后,不要再随便跟我说对不起了。”

 

焉栩嘉抬起头,对上彭惜然的眼神,只觉得好像自己之前缺失的所有幸运,都用来遇见眼前的这个女孩儿,不早不晚。

微风再次穿过树木的顶端,留下的空间里,静得就像花朵绽开时,世间万物的屏息。

 

“惜然,我喜欢你。”

 


【焉栩嘉】Accompany

第十五章  我以后,再也不会把你弄丢了

 

又是一个爽人的周末,让人的行为都轻快了许多。焉栩嘉忙完工作,走向餐桌区。店员新雅看见后,忙走到他的身边。

 

“嘉哥,刚才惜然说她先走了,让你去玉和桥找她。”

“嗯,好。”

 

新雅说完后,转身继续工作,留焉栩嘉一人在心里嘀咕:

 

玉和桥吗?怎么想到去那儿了。

 

焉栩嘉赶到玉和桥后,环顾四周,并没有发现彭惜然的身影。桥上没有什么遮挡物,想找到一个人并不难。

焉栩嘉拿出手机,面带疑惑地给彭惜然打电话。

 

“嘟,嘟,嘟――”

 

焉栩嘉拿开手机,看向屏幕,更是一头雾水。

 

“怎么挂了?”

 

他重新拨打了出去。

 

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……”

 

焉栩嘉一动不动地看向前方,眼中若有若无的惊慌,代替了之前的光彩。他马上拨通了另一个号码。

 

“新雅,你确定是玉和桥吗?”

“对,是玉和桥啊。”

 

“嗯。”

 

焉栩嘉拿开手机,再次看向屏幕,握着手机的手微微发力,一种不安的情绪渐渐蔓延,前几日郭子凡的话,仿佛就显示在了手机上。

 

“难道其他人就不会知道吗?”

“那你的朋友呢?彭惜然呢?”

 

焉栩嘉再次巡视了四周,桥上稀少的人群,都在忙着自己的喜怒哀乐,依然,不见彭惜然的身影。一向冷静稳重的焉栩嘉,此时也是不由自主地心慌,他真地担心,真地害怕,这几天他一直都在考虑郭子凡的话,却也犹豫不决,可是:

 

已经晚了吗?

 

焉栩嘉拿起手机,考虑着要不要给郭子凡打电话,他已经等不及去多方确认,只希望先排除这个最坏的可能。他还未动手指,就收到了新雅的来电:

 

“嘉哥,你是找不到惜然了吗?那个……小辉说,他可能听错了,好像是丽和桥,要不,你去那里找找。”

 

焉栩嘉听了,马上挂了电话,就往丽和桥赶去。

玉和桥和丽和桥之间,距离不算太远,可对于急着找人的人来说,每一米,每一厘米,都像是多余的负担。焉栩嘉到达目的地之后,来不及稳住呼吸,他四处观望,直到视线定格在了桥的一处护栏上。

彭惜然趴在护栏上,头枕着手臂,许是等得久了,却也还是安静地看着远处水面上的夕阳。她轻抿着嘴唇,脸上有些许的无奈和乖巧。

 

“惜然!”

 

彭惜然转过头,看见焉栩嘉站在她面前,轻轻地抱怨:

 

“栩嘉,你怎么才来――”

 

话音还没落,彭惜然就被裹进了一个深深的怀抱中,她瞪着眼睛忍受着强力的拥抱,惊讶与羞涩,一时不知在情绪里如何安放。焉栩嘉抱着彭惜然,所有的担心与焦虑终于被此时怀中的实感化解。他不自觉地发力,似乎觉得,好像只有把彭惜然融进身体里,才算是绝对的安全与安心。他在找到人之后的释然中,开始有些后怕。

彭惜然虽然被勒得难受,却也还是慢慢抬起手,抱紧了正轻微颤抖的焉栩嘉。

 

“栩嘉……”

 

焉栩嘉渐渐减小了力气,却还是没有放开双臂,他低下头,小心翼翼地抱着怀里的“珍宝”:

 

“我以后,再也不会把你弄丢了。”

 

远处的夕阳,在水面上铺设了一条梦幻的红毯,顺着“红毯”过来的光芒,照在两个人身上,给这相拥的场景镀上了暖黄的色调。围绕着他们的光的“精灵”,也只想,变得更加温柔。

 


【焉栩嘉】Accompany

第十四章  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这么喜欢一个女生

 

焉栩嘉的咖啡店,位置优越,店内装饰也令人感觉舒适,每天都不乏客人来到这里,在品尝咖啡的同时,享受悠闲的时光。

郭子凡有空的时候,就会来咖啡屋坐坐,焉栩嘉忙的时候,他都是一个人待着。今天,他特意找到焉栩嘉:

 

“忙完了,就去老地方找我。”

 

咖啡店的一个角落,郭子凡正看着墙上的水彩画,神情不怎么晴朗。

焉栩嘉坐下后,郭子凡看向他,给了一个毫无活力的微笑。

 

“你今天……有事。”

 

焉栩嘉本想用问句,可说出来的还是陈述句。他当然能够确定,郭子凡有事情要和他说,郭子凡今天的神情,不同于往常,却也在他的记忆之中。

 

“组织里出问题了吗?”

“没有。现在,海哥带我们,带得很好。”

“海哥……我还欠他一顿饭呢,那时他没少念叨。”

“栩嘉。”

 

焉栩嘉看向郭子凡,觉得他终于要进入正题了。郭子凡从来都不是会拐弯抹角的人,对于重要的事情,他从不会做太多铺垫。

 

“洪伯走之前,他手里的文件去哪了?”

 

郭子凡看着焉栩嘉,脸上少了些往日的闲散。

焉栩嘉微微笑了笑,低下头,搅拌着咖啡。

 

“怎么突然问这个?当年洪伯不是把文件扔到海里了嘛,大家都看见了。”

“栩嘉。把文件给我吧。”

 

焉栩嘉放下手中的勺子,抬头看向郭子凡。郭子凡的眼中,是决然的笃定。

 

“你要它做什么?”

“这个,你不用管。”

“我不用管?难道你忘了,两年前因为它,死了多少人吗?!”

 

焉栩嘉尽量压低声音,可郭子凡还是听出了他话里的怒气。两年前的那段日子,改变了哑燕,也改变了太多人的命运。

 

“栩嘉,你现在过着平静的日子,那份文件在你手里,会给你带来危险。当年你和洪伯瞒得那么好,可如今,我知道了,难道其他人就不会知道吗?”

 

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“……这个已经不重要了。就算你能保护自己,那你的朋友呢?彭惜然呢?”

 

提到彭惜然,焉栩嘉的眼神中有了一些波动。

 

“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这么喜欢一个女生,你对待她的样子,看她的眼神,都是我从未看见过的。她是个好女孩儿,你们应该幸福。

我给你时间考虑。”

 

郭子凡站起身,离开座位,剩焉栩嘉一个人,看着对面的咖啡杯出神。

郭子凡说得对,这是焉栩嘉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女生。进入哑燕之前的他,年纪还小,鬼畜过,疯玩过,即便产生情愫也是懵懵懂懂的;进入哑燕之后,组织里的生活让他不得不对周围冷漠,能信任的只能是身边少数的几个搭档;遇到彭惜然他们之后,他才渐渐找回一些自己原来生活中该有的元素,比如笑,比如温暖。彭楚粤他们总是给他一种家人之间的温暖,而彭惜然又不同,焉栩嘉总觉得,她的暖中,带着甜。

若是以前,焉栩嘉什么都不怕,可是现在……他是真的不想,让彭惜然受到伤害。

窗外人行依旧,阳光照在刚撒过水的绿植叶子上,闪现出的光点,在暖煦的阳光中,数着街上的人影丛丛。

 


【焉栩嘉】Accompany

第十三章(下)  我好像,越来越喜欢你了

 

“栩嘉,我可能,没办法自己走了。”

“你怎么了?”

 

彭惜然慢慢撩起右边的裤脚,看见白色的绷带后,焉栩嘉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,他忙蹲到彭惜然面前,想要查看伤势。

 

“怎么弄得?”

“今天工作的时候,不小心伤到的。”

“你……唉,严重吗?”

“不严重,就是有点外伤,然后……还扭到了,不过已经去医院看过了,都处理好了。”

 

从医院出来后,彭惜然想着本来正在进行的一处布置上的修改,又坚持回到了商场。这一点,她没有说。

焉栩嘉看着彭惜然微微变粗的脚踝,说不上是心疼还是生气。

 

“往后要小心点儿,知道了吗?”

“嗯,知道了。”

 

彭惜然看着他,乖巧地笑着。焉栩嘉看着她“傻傻”的样子,气也气不起来了,他无奈地和她一起笑,眼中透着的宠溺,不知晚风,可否察觉。

那天晚上,城市里到处都是人造的灯光,月亮依然在天上展示着它的皎洁,道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,安静地驶过,不忍打扰路边的两人。

焉栩嘉背着彭惜然,走向离商场不远处的停车场,他慢慢地走着,享受着这一路的安和。

彭惜然趴在焉栩嘉的背上,安静地慢慢数着焉栩嘉脚步的拍子。这么近的距离,使她能感受到焉栩嘉身上独有的气息。感受着焉栩嘉的实体,彭惜然躲在后面,微笑里卷了淡淡的蜜糖:

 

栩嘉,能够遇到你,我真得很幸运。

 

彭惜然轻轻地将头靠在焉栩嘉的肩上,伴着幸福的感觉,慢慢地闭上了眼睛:

 

我好像,越来越喜欢你了!

 

他们缓缓地走过路灯,柔和的灯光,照在两个人身上,仿佛也想要留住这安和美好的一幕。灯泡旁乱舞的飞虫,也在此时柔美了舞步。总有一些人,和他们在一起时,仿佛整个世界都静了,而我,只记得此时和他们,和我们有关的一切,一切都仿佛是此刻一个正在发生着的美好的秘密,而我们,心照不宣。

这条相偎前行的路,好想,没有尽头。